当前位置:主页 > 环球视野

产业与资本新格局: 从全球视野看中国公司变革

    本报记者 谭婷 深圳报道

    

编者按

    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裂变。国际政坛“黑天鹅”,引发全球市场波动蝴蝶效应;与此同时,互联网、新科技、社会新思潮、新消费主义的力量对全球商业形态的改变日益彰显。时局变迁,每个人都身处这一时代巨变中,从监管决策层,到行业领袖,公司一把手再到普通员工。

    2016年,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这一年,全球经济陷入动荡低迷;这一年,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入攻坚战;这一年,技术创新变革加速,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生活;这一年,人们在迷局中茫然与困惑,尝试与突破。这一年,举牌潮汹涌,野蛮人与管理层赤身博战,撕开实业与资本相爱相杀的残酷一面。

    在这样的时代巨变潮流下,无论产业还是资本都必须选择求变,在新的生态环境中探索最适应未来的公司形态。适者生存,变者生存。中国产业如何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升级与转型?中国资本市场在全球经济结构调整中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产业与资本如何共生共赢?

    所有这些,都是当下值得探讨与深思的命题。(丁青云)

    

唯有细思和探究过往,才能抓住新机遇和应对新挑战。

    2016年12月22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前海股权交易中心协办的以“时代视野·公司变革”为主题的“2016亚洲产业与资本峰会”在深圳举行。峰会邀请了前证监会主席周道炯,中国社科院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郭克莎,深交所副总经理金立扬,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以及上市公司、证券公司、公募基金、股权投资公司高管,共同探讨国内外经济发展趋势,把脉产业资本的融合发展,共同探讨当前实体经济发展重大命题。

    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持续放缓的负面影响逐渐凸显,加之国际政坛“黑天鹅”频现,多元力量博弈加深了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

    2016年,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经济形势总体缓中趋稳、稳中向好,实现了“十三五”良好开局。但我国经济运行仍存在不少矛盾和问题,下行压力仍在不断积累,资本“脱实向虚”也令实体经济面临不少困难与挑战。

    对于国内外经济发展趋势,郭克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明年世界经济复苏依然乏力,国际金融市场可能动荡。对于近来我国经济运行有所好转,PPI指数回升,企业利润增长,其解释为这是经济反弹与房地产市场的大幅回升有关,与政策上的去产能、压产量有关,也与PPI连续50个月持续下降有关。这种反弹不具有可持续性,即使加上企业补库存的作用,也只能延续两、三个季度,到明年一季度之后,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又会增大。

    2017年,是中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实体经济正面临速度换挡节点、结构调整节点、动力转换节点。与此同时,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智能制造等科技创新的不断驱动,如何抓住产业变革的新机遇,如何建立适应未来竞争的商业模式,成为了当下公司的重要命题。

    “选对一个方法,选对一套创新创业模式,抓住今天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新兴、创新思想,有可能在很短时间,从一个小微企业变成世界一流企业。每一家公司,组织架构、文化都要因时而变适应互联网时代。”科通芯城董事长康敬伟表示。

    而资本市场作为市场化配置资源的重要平台之一,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带动实体经济的发展和满足产业及公司的转型变化需求。总体而言,在时代巨变潮流下,无论产业还是资本都必须选择求变。在这个过程中,上市公司、资本、监管部门如何扮演好自身的角色和找准定位,显得尤为重要。

    要想实现金融资本 “脱虚向实”,转向和产业资本深度融合的轨道,刘煜辉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国必须坚定的抑制资产泡沫,一是通过快速冷却房地产市场的资产创生的速度;二是通过全面清理金融内部交易性资产创造的繁荣,金融降杠杆。

    对于资本市场的发展,周道炯指出,“法制、监管、规范、自律”这八个字非常实用,但目前落实得还不够,应该要进一步落实。中国资本市场前途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因为要搞市场经济,就必须要发展资本市场,这能够起到“核心”和“血液”作用。因为我国资本市场是一个新兴市场,还有很多东西不规范,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道路是曲折的。

    金立扬表示,资本市场作为一个风险定价和风险分散的场所,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核心任务就是充分动员社会资金,加快资本的形成和流转,不断扩大有效供给,推动产业转型与升级。(编辑 张楠 李剑华)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