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球视野

攀登科创巅峰要有全球视野 代表委员热议上海科(2)

  李林建议,建立财政为主导的基础研究长效投入体系,将基础研究投入比例逐渐实现显著提升,实现对基础研究和创新性研究项目及科学家的持续、稳定支持。同时要解决财政投入的结构性矛盾,改变重物轻人现象,把更多经费投向人才。

  制度化加速推进产学研结合

  “突破制约产学研相结合的体制机制瓶颈”,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求,也是上海正在进行的探索。

  据寿子琪透露,今年3月1日,中科院上海国家技术转移中心嘉定产业基地已正式揭牌。在此之前,已有中电科产业园、上海物联网中心等多个载体落地。今年年底,转化医学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闵行基地将建成并投入使用,届时将为1500名研究人员提供技术成果转化支持。

  寿子琪告诉记者,除了平台建设,为了让产学研结合制度化,今年上海将出台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方案将基于国家现有规定,并进一步细化。比如,高校科研机构在成果转化过程中采取何种形式?操作存在哪些环节?都要进一步明确。

  “创新成果转化是很复杂的系统,所以上海会在市级层面成立联席会议制度,共同协商复杂系统产生的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建立成果的信息库。”寿子琪表示,在创新成果转移转化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很大的薄弱环节,就是中介服务机构,上海已开始着力在此方面加大支持和指导力度。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还需要加强对成果的有效管理,上海也将探索建立一整套的院所管理机构。

  “在知识产权领域,很多专利未能得到有效运用,成为‘纸面上专利’,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对知识产权的评价机制有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大学校长金东寒认为,要以与经济科技融合度为标准来评价知识产权,而不是以数量论英雄,减弱对专利数量的刺激,适时修订并退出专利申请补贴政策。同时,从保护导向升级为保护与运用并重导向,实行知识产权“后补贴”政策,将省下来的申请补贴经费用于奖励运用做得好的企业。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微创医疗董事长常兆华认为,在推动科技创新和技术成果转化中,企业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他建议发挥“国家(地方)科技进步奖”的创新和引领作用,为需要特殊市场准入或许可的获奖产品开通特殊绿色通道,采取特事特办、特事快办的优先审批办法。对需要政府核价的获奖产品给予比同类产品上浮20%-50%的定价区间,并优先纳入政府采购渠道,从而给获得科技进步奖的企业以实惠。对获得“国家(地方)科技进步奖”的产品实行税收优惠政策,通过精准税收减免从而激活企业创新潜力,减轻企业再创新的负担。

  让更多千里马竞相奔腾

  “要成为世界一流科学城,我们的起点并不低,装置设施也不差,但关键是人。”谈及正在建设中的张江科学城,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朱志远认为,上海要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一大前提,是成为科技创新人才中心,让更多的人才近悦远来。

  朱志远曾考察过国际上不少科学城。比如有“巴伐利亚硅谷”美称的德国慕尼黑科学城,其主体由两所大学、马普研究所构成,是德国电子和微电子及机电等方面的研究开发中心,拥有数百家电子工业公司;日本筑波科学城设有宇宙研究中心,拥有最先进的质子加速器,被现为日本最大的科学中心和知识中心。

  “这些科学城都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积累,具有深厚的科学文化底蕴,也由此成为该国的人才高地。与之相比,张江科学城的硬件不差,差距就在于软实力。”朱志远说。

  在朱志远看来,人是科学城的主体,在科学城可以没有制造业,但一定要有高端服务业,而科学城的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都要围绕人的服务需求展开。

  而目前的张江仍是潮汐式的模式。一到晚上和周末,张江显得空荡荡的,城市功能也相对滞后,目前张江的开发区特征明显,产业用地占比高,空间资源紧缺与低效用地并存,居住与工作空间分离,缺乏住宅、商业、文体、医疗、教育等相关配套。

  “有底蕴的科技城是首先是要有人气。”朱志远说,张江科学城的规划不仅要着眼于国家重器、提升产业能级,更要从“人”的角度去谋篇布局。

  人才是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所有问题的核心,这也是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原所长何力的观点。在他看来,时隔一年,上海在人才“20条”基础上出台了人才“30条”,再次印证了这座城市对“人才问题”的深刻认知和“求才若渴”的紧迫感。他认为,上海在人才竞争上既有优势,又有劣势,要进一步研究和落实人才的评价和激励机制,并有所突破。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