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新闻

为什么我们的世界需要预测

为什么我们的世界需要预测

2016-07-18 分类:业界 评论(0)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预测:想要深入分析未来、思考是否买股票、制定政策、提出新产品构想,或者只是计划一周的饭菜。这样的思考能让我们受益。不幸的是,人们往往是糟糕的预测者。如何能够做出更准确的预测?

沃顿商学院教授菲利普•泰洛克的研究表明,某些专业预测人士确实具有远见卓识,泰洛克在过去10年中一直尝试着找出原因。是什么让这些人如此优秀?这样的天赋可以传授给他人吗?泰洛克与丹•加德纳合著的《超预测》一书借助数十年的研究成果和一项由政府资助的大型预测比赛的结果,为我们提供了一本关于预测的杰作。

在这本开创性的通俗易懂的书中,泰洛克和加德纳告诉我们如何向这个精英群体学习。他们将成功预测的故事和失败预测的故事以及对一系列高层决策者的访谈串接在一起,阐明了出色的预测并不需要强大的计算机或者深奥的方法。它需要的是从多种来源收集证据、注重概率思维、组建团队一起工作、记录预测得分,并且愿意承认错误、改变航向。

《超预测》提供了最明显有效的方法来帮助我们提高能力,以便更好地预测未来的商业、金融、政治、国际事务,以及日常生活。不论你是管理者、投资者、企业家、政府界人士还是普通大众,此书做出都会成为预判未来、进行明智决策的必读之书。它注定要成为当代的经典之作。

你我都是预测家

在考虑换工作、结婚、买房子、投资、推出新产品和退休时,我们的决定是以我们对未来的展望为依据的。这样的展望即是预测。我们自己常常做一些预测。但是,当市场崩溃、战争危机、政坛动荡之类的大事件发生时,我们会求助于专家,例如托马斯•弗里德曼这样的专业人士。

如果你是白宫职员,也许你会在椭圆形办公室找到正与美国总统谈论中东事务的弗里德曼。如果你是《财富》500强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你会在达沃斯见到他,在休息室与之交谈,四周是掌管对冲基金的亿万富翁和沙特王子。如果你不是白宫或者豪华的瑞士酒店的常客,你可以阅读他在《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和畅销书,从中了解世界现状及其根源,预览未来。无数的人正是这样做的。

和托马斯•弗里德曼一样,比尔•弗莱克(Bill Flack)预测的是全球性事件。但是,人们对后者真知灼见的需求程度远远低于对前者的需求。

比尔多年来供职于位于亚利桑那州的美国农业部,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有时干干农活,有时做做电子表格”。现在他生活在内布拉斯加州的科尔尼。该州俗称“剥玉米者之州”,比尔是土生土长的“剥玉米者”。他在内布拉斯加州一个名曰麦迪逊的农业县长大。他的父母拥有并发行《麦迪逊之星邮报》(Madison Star-Mail),这是一份刊载大量本县体育和集市新闻的报纸。

比尔高中时品学兼优,后在内布拉斯加大学获得理学学士学位。毕业后,他又去亚利桑那大学深造,目标是拿下数学博士学位。但他认识到这个目标非自身能力所及,“实力不足让我备受煎熬”,他后来这样描述。于是,他放弃了。不过,这段时光也没有虚度。鸟类学课程使比尔成为狂热的鸟类观察家,而且,得益于亚利桑那州良好的观鸟环境,他可以在业余时间为科学家做田野调查,进而在美国农业部谋得一份工作。他在那里待了一段时间。

比尔现年55岁,已退休,但是他说,如果有人提供工作机会,他会考虑的。目前赋闲在家的他,有时做一些预测。

比尔大约就300个问题给出了自己的见解,这些问题包括“未来3个月俄罗斯将会进一步‘吞并’乌克兰的领土吗”,“明年哪些国家会退出欧元区”。这些都是难以回答的重大问题。企业、银行、使馆和情报机构一直都在努力寻求此类问题的答案。

“朝鲜会在年内引爆核装置吗?”“未来8个月还会有多少国家报告埃博拉病例?”“未来两年内印度或巴西会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吗?”其中一些问题至少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毫无头绪。

“北约会在今后9个月邀请新国家加入成员国行动计划吗?”“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会在今年举行关于成为独立国家的全民公投吗?”“如果一家中国之外的电信公司中标上海自由贸易区未来两年的互联网服务合同,中国民众能够访问脸谱(Facebook)和推特(Twitter)吗?”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