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观察

当当的17年:从40%到1.3%,从上市到退市,从“带

  2010年12月,当当以中国最大网上商城的威势在纽交所辉煌上市,在中国网购市场中的份额高居40%;6年后,当当却悄然退市,市场份额仅占1.3%,不仅被天猫、京东远远甩在身后,甚至“寄人篱下”入驻了天猫。从昔日的带头大哥到如今的陪跑小弟,当当掌门李国庆如何在经济的寒冬中傲然崛起,又何以在喧嚣的盛夏默然掉队?

  
      书虫创业

  
      1964年国庆节,李国庆在北京出生。他从小就是个典型的书虫,小学三年级就能强忍冰棍诱惑,把零花钱拿来租书看,并练就了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事。

  学霸的人生永远开挂。1983年,李国庆考进北大社会学系,进去就成了独领风骚的学生会副主席,学生宿舍电话坏了,他竟敢于跟学校总务处长拍桌子仗义执言。看上去是个“刺头”,李国庆在学术上偏偏又深得教授们赏识,大二写出的《中国社会改造之我见》让北大教授袁方、于光远都击节叫好,预言他搞学术必成名家。

  毕业后,李国庆进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号称“中南海翰林”,一看就是大有政治前途的好地方。他曾怀抱“当智囊改变社会”的想法,却耐不住论资排辈的寂寞。1991年,李国庆在北京小西天租了个地下室,下海成了个小书商。他把自己的人生新目标定为:登上中国的百富榜。

  一个体制内、有人脉的人下海,不去倒腾地皮和金融牌照,却跑去倒腾书,有人嘲笑李国庆是不是犯傻?初恋女友看了他的地下室公司,认定这是“在垃圾上跳舞”,就此弃他而去。

  李国庆则不服气,他看好当时国内不多见的励志图书,从国外引进后盼着大卖。结果书生意气抗不过市场,金庸、古龙、琼瑶的小说才是书市“印钞机”。李国庆的“心灵鸡汤”无人问津,印量又大,顿时欠下印刷厂、出版社上百万。债主堵门,着急上火的李国庆只好全国各地跑推销,最惨时在火车上穷得饭钱都没有,靠着好心的列车员施舍了两盒饭。就这样,拼死推销一整年,终于清完库存。

  这段惨痛经历,让李国庆看透了传统书业销售周期长、回款慢的弊端。差点破产的危机,让他对经商更有了刻骨铭心的理解,那就是行走江湖、安全第一,宁愿慢一点、也要稳一点,永远要把风险摆在第一位。

  此后,李国庆继续搞出版、拉广告、做经贸,赚了几百万又亏了点小钱,生意不温不火。有朋友告诉他,你这小生意不如美国人一年工资。1995年,他一赌气跑到美国去开眼界、拉投资。结果生意没谈成,却在美国找了个老婆——这成了李国庆最大的人生转折点。

  
       创当当

  
       李国庆被初恋女友蹬掉后,又有过几次短暂爱情,但女友们最终一一出国。机场告别时,李国庆还相拥而泣表示:“不是我们不爱,而是大陆太落后。这不是个人悲剧,是民族的啊!”结果到美国,李国庆遇到了在华尔街打拼、专做金融咨询的俞渝,两人相互倾慕,三个月就闪婚。于是在俞渝的纽约朋友圈里,她的命运归宿是:被一个北京的个体户骗跑了。

  收获爱情的李国庆迅速拥有了国际视野。一次,俞渝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找书找晕了,想起在美国亚马逊网上书店买书何其方便,觉得在中国办家网上书店极其靠谱。夫妻俩一拍即合,一个倒腾书,一个倒腾钱,很快引入IDG、卢森堡剑桥、软银的投资。1999年,当当网上书店正式开张,名字则源自收银机的开合声。一代电商巨头,就在一间大仓库中蹒跚起步,开始飞奔。

  当时,人们对网上购物还一无所知。李国庆却看准了图书最适合网上交易,看简介书评就能决定买不买,不像衣服鞋子总得试。而图书的市场渠道仍被新华书店独霸,读者找不到书,书又堆在出版社库房里,大家不知道需求在哪,所有人像没头苍蝇。

  当当一出来,问题迎刃而解。李国庆把数百家图书供应商的库存整成数据表,做成网页,上网售卖,读者上当当点鼠标就把书找到,一下引爆了潜藏的图书市场。天南海北的读者到当当找书,网站上线第二周,就有极偏僻山区的顾客来下单,所在县域的名字,连书虫李国庆都闻所未闻。这让知识分子出身的李国庆深感责任重大:当当不仅要赚钱,还有传播文化的使命,且24小时不打烊——这是实体书店很难做到的。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