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快讯

合肥“少女毁容案”二审即将开庭 周岩确定出庭

(原标题:合肥“少女毁容案”二审即将开庭 周岩确定出庭)

昨天,记者从周岩代理律师李智贤处获悉,备受关注的合肥“少女毁容案”又有新进展。今年5月底,面对合肥市蜀山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原告、被告均不满意,都依法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近半年后,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于11月26日上午在该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

不满一审判决双方均上诉

2011年9月17日,因交往过程中产生矛盾,合肥少女周岩惨遭同学陶某坤毒手。当天18时许,陶某坤携带打火机及装有打火机油的雪碧瓶,来到周岩家中,在周岩的卧室内双方发生争执。随后,陶某坤打开雪碧瓶,将打火机油泼洒在周岩的面颈部等处,并用打火机点燃。后经法医鉴定:周岩面颈部及左耳烧伤,所致损伤后果构成重伤,颈部及左手功能障碍构成重伤。而周岩的伤残等级,也被综合评定为五级。

2012年5月10日,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某坤有期徒刑十二年零一个月。

今年2月4日,该案民事赔偿案在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鉴于治疗等费用的增加,周岩及家人当场将精神抚慰金提高至150万元,总索赔金额达到467万余元。5月15日,该案民事赔偿案一审宣判,受害人周岩获赔172万多元。

一审判决后,周岩认为,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一审民事判决赔偿金额(172万余元)不合理,于是依法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同时,被告陶某坤一方也不满意一审判决,也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庭审中将争辩十多个焦点

在上诉中,周岩及律师主要提出了八条上诉理由,认为一审法院在判决中,对于伤残赔偿金、心理干预费及治疗费、补课费、精神抚慰金、康复费、护理费、陪护人员的餐费、电费、墙纸和家具损失等赔偿项目及数额的计算出现明显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结果显失公正。“主要是费用上判决不合理,我们才提出上诉。”在昨天的采访中,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智贤表示。

记者获悉,费用计算不合理,也是被告陶某一方的上诉理由。

记者了解到,由于该案争议很大,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双方上诉之后,于今年9月召集原被告双方,进行了庭前会议。这次庭前会议中,合议庭针对案件所涉费用归纳总结了13个焦点。在本周四的庭审中,双方将对此展开辩论。

除了与费用有关的争议焦点之外,被告方还提出了一条上诉理由,认为一审判决中“周岩的损害后果与陶某坤实施的故意伤害行为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周岩及其家人并无过错,故陶某坤应当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不合理,周四的庭审另一大焦点就是“在该案中周岩及周岩的父母是否应当承担一定责任”。

周岩确定回合肥参加庭审

“周岩已经回到合肥,将参加周四的庭审。”昨天下午,李智贤律师告诉记者,自己担任周岩的辩护人,依然是法律援助,希望能为周岩受到的伤害找回应有的公平与公正。

周岩也向记者证实自己将参加二审庭审。对于这几年来的经历,周岩表示,“从2011年到2015年,还剩一个多月就2016年了,近五年的时间,一毛钱没赔……不是挺累,是很累。”她表示,希望二审能有一个好结果。

由于没钱治疗,周岩在网上开了一个名叫“岩色”的微店,主要经营彩妆、护肤品、手工皂、面霜等。周岩表示,开店并不是自己想做的事,自己好想休息、单纯学习治疗做复健,但是一想到一个月不接单子,下个月就没钱治疗,就不得不坚持下去。“要是总不治疗耽误到最后就治不好了,定型了。”对于未来,周岩说现在自己少了很多少女梦,因为现实太残酷,得自己奋斗。

记者了解到,该案将于本周四上午9时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准时开庭,由于目前双方并未申请不公开开庭,届时将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来源:中安在线-新安晚报)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