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快讯

毁容少女收到180万赔偿:人生不再只与烧伤有关

  

  新安晚报 安徽网()讯五年前,16岁的周岩还是寿春中学一名学生,因为与同学陶某交往中发生矛盾,被陶某泼油纵火烧成重伤。随后的日子里,周岩与烧伤、毁容以及索赔纠缠在一起。

  今年4月2日,在该案民事赔偿二审判决后的第10天,周岩收到陶家近180万的赔偿款。周岩及家人准备用赔偿款尽快实施手术。昨天,周岩接受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以后新闻报道中的周岩,是考上大学的周岩,是创业成功的周岩。”

  周岩已拿到了180万赔偿款

  3月22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要求陶家自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一次性赔偿周岩179万余元(扣除已经支付的1万元)。4月2日,周岩账上收到陶家近180万元的赔偿款。

  收到赔偿款后,周岩母亲李聪松了一口气,李聪说,陶家原本有四套房子,在打官司前卖了一套,还剩三套被法院查封了。李聪与周岩都以为,赔偿款要经过法院强制执行后才能到位,“没想到能这么快拿到钱。”

  李聪说,5年来,周岩遭受了炼狱一般的折磨,“疤痕”不只在身上,还有心里。该案二审时,周岩及家人将精神赔偿从50万元提高至150万元,可终审判决时,精神赔偿只有8万元。令李聪气愤的是,因为没有钱,周岩的手术从2014年就中断了,而陶家轻轻松松就筹集了180万,但过去几年,却对周岩不闻不问。

  “我们正在找专家,看什么时候对手部、面部、颈部等位置进行手术,后面的手术次数目前都没法估计。”周岩表示,对于是否申诉,她要与律师商量一下再决定。

  学会面对她正逐渐走出阴霾

  昨天,周岩要参加一档地方台节目的录制,所以与妈妈早早出门打车,可因为录制地点较为偏僻,换了两辆车,司机都不认识路。

  这几年,周岩被很多电视台、报纸、网络采访过。2014年8月15日,周岩自被烧伤后第一次走出家门。周岩说,刚开始外出坐地铁时,会有人一直盯着她看,甚至有人见到她会惊叫,这让她感觉自己像“一个闯入了人类世界的怪物”。

  曾经的周岩容貌甜美,她到现在都没法完全接受满是疤痕的自己。不过随着志愿者的心理疏导,周岩渐渐与外界增多接触,每周去画室学画,与老师、同学交流。平时生活中,周岩也会化妆,“正常女孩的心思我都有”,她还请朋友为自己接了长发。

  说起去年8月15日被烧伤的玲玲(化名),周岩非常同情, “希望这个社会不再有被烧伤的‘周岩’,那个女孩的遭遇跟当年的我一模一样,她家人也经常打给我电话,咨询治疗和案子的事。”

  周岩家人在网上发帖道出被烧伤的实情,不料引发了一些质疑甚至谩骂。周岩认为,这也就是玲玲及家人在案发后一直不愿意面对媒体的原因,“毕竟前面有一个周岩了。”

  不希望一直与毁容标签捆绑

  与“毁容”和“烧伤”纠缠了5年,周岩不希望自己始终和这些标签捆绑在一起。现在的周岩,经常在微信上发自拍照,与好友互动。周岩说,自己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一被骂就哭的姑娘了,她学会了勇敢。

  在北京做康复、学美术之外,周岩还开了网店,补贴治疗费用。“这个品牌的护肤品,我用了一年,觉得非常好,才决定做代理。我的皮肤非常敏感,不会轻易去尝试别的品牌,后来很多品牌护肤品找我做代理,我都拒绝了。”周岩说,网店销量不错,但利润较低,只能补贴生活费。

  现在的周岩,给人的感觉像是要从疤痕里重新找出人生希望的纹路。她忙着在网站上做产品文字介绍、上传图片,有空时就帮妈妈写订单,而妈妈则包揽了打包、发货的任务。

  谈及以后,周岩说打算以后成立一个“岩色”服装品牌,“我现在学美术,就是为了以后打基础,做准备。”

  “我希望以后新闻中的我,是考上了大学的周岩,是创业成功的周岩。”周岩表示,希望以后的人生不再只是与烧伤有关,自己值得拥有一个更好的人生。

  本报记者 郭娟娟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