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政热点

一位科幻作家的北极之旅(3)

  与熊相比,鸟和鲸也备受关注。鸟类学家阿布说,气温上升会导致低纬度生物进入北极高纬,可能带来一些新病毒,这是此地的生物难以抵御的。油气开采和船队造成的污染也会引发物种危机。阿布介绍了一种由于环境变化和人类捕杀而造成灭绝的北极鸟类,并列出杀死最后几只这种鸟的人的名字。阿布还介绍,停在船上探照灯上的一种鸟是三趾鸥,它们飞累了就搭船而行。在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我们看到成千上万的鸟儿把巢筑在鲁比尼岩的火山悬崖峭壁上,惊险异常,阿布说,这样做可防备北极狐袭击。他说,海冰融化将使一些鸟儿失去栖居地。“它们会怎样,飞走吗?”我问。“不,它们会死。”阿布说。

  我们多次见到海象和弓头鲸,后者在水中竖起极大尾鳍,当然这是北纬77度以南一些无冰海面的景象。还有一次下船在俄罗斯北极国家公园科考站的岛上登陆,见到一只北极狐,从雪山上下来,直接冲入人群,还扒着照相机三脚架玩儿。但谁也不知道北极的原生态还将保持多久。若说地球正在进入第六次生物大灭绝周期,那么北极无疑首当其冲。专家称,北极是对全球气候变化反应最强烈最敏感的地区。

中国人:北极探险旅游主力

  “胜利五十年”号船上,到处可见简体中文字,准备了中式餐食,并配备中文翻译。船上还有中文报纸,报纸头条每天都有新华社消息

  目前中国人已成赴北极旅游主要客源。“胜利五十年”号船上125名游客,中国人有78人。船到北极时,冰雪世界飘扬的满眼是中国国旗,船上各国游客伴着《小苹果》歌声翩翩起舞。一个支架标出北极点距北京5582公里。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极地旅游渐渐炙手可热,而极地专业旅行社的出现使旅行变得方便。极之美旅行社是其中最大的之一,领队张景然说,该社多次包下“胜利五十年”号运送中国游客到达北极点,并组队前往南极点,她也成为国内赴两极次数最多的女领队。该社还邀请杨锦麟、李银河、于丹等专家学者上船做讲座,改变了全是欧美人演讲的局面。

  “胜利五十年”号船上,到处可见简体中文字,准备了中式餐食,并配备中文翻译。俄罗斯人高山在吉林学过汉语,担负了很多讲解工作。在英国工作的中国姑娘刘芳是计算生物学博士,她除了做翻译,还向中国游客科普了大量专业知识,博得一片称赞。船上小卖部的主管阿根廷人陆培曾向中国武当山师傅学过太极拳,每天在船上向各国人士教拳。船上还有中文报纸。由于没有无线信号,只能每天通过铱星接受大陆信息,编辑成报。我看到,报纸头条每天都有新华社消息,习近平总书记的活动颇为醒目。这一切使得旅行质量上升,部分中国游客“有钱任性”的形象也得以改变。

  中国游客中,有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也有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他们大都是中国成功的中产阶层,包括不少民营企业家。诗人探险家、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在接受极之美创始人曲向东访谈时说:“到南北极去,既是一种生活品质,也是一个国家富起来的标志。”船上举办了一场支持北极环保科研的慈善拍卖会,拍卖品有航海图、船长帽、陶瓷小熊、普希金图书等,总共拍出约6万美元,80%以上是中国游客慷慨解囊。而那些西方人(坐这条船的美国人也比较多),平时在生态环保上喊口号最凶,可他们要么干脆不来参加拍卖会,要么出手小气。联想到美国刚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我就不由得有些生气。

  回北京的国航飞机上,刚好看到《参考消息》上一篇援引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中国富人热衷极地游》,称中国今年超过澳大利亚成为第二大赴南极游客来源(美国为第一),也是俄罗斯北极地区游客中的最大群体。据我观察,不少中国民营企业家对极地探险旅游充满热情和好奇,把它作为自己环球旅行中不可少的一站,他们坐在一起时,交谈的热门话题中往往就是有没有去过南北极、是否到达了极点。有一位来自江苏常州的民营企业家,“文革”中因所谓的家庭出身问题,耽误了上大学,回乡务农,改革开放后做了乡镇企业技术员,逐渐成为工厂厂长。他说,他从小的梦想是做文学家,结果一生做的都是自己不那么情愿做的事。现在退休了,要专心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周游世界。他已去了130多个国家。他在“胜利五十年号”上,每天写旅游笔记,读《静静的顿河》,每次科普讲座都坐在前排专心听讲。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